1. <big id="wlnl9"></big>
      2. <track id="wlnl9"><strike id="wlnl9"><tt id="wlnl9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<p id="wlnl9"><del id="wlnl9"></del></p>
        <td id="wlnl9"></td>
        網絡消費網 >  科技 > > 正文
        當前聚焦:賽博難民打響反AI第一槍
        時間:2023-03-29 22:05:44

        作者:宋子豪,編輯:劉楊,題圖來自:視覺中國

        在AI大行其道的今天,網易旗下的輕博客平臺LOFTER上,卻有一批用戶正在旗幟鮮明地抵制AI生成技術,他們有自己的標志和口號,也有自己的行動方針和明確訴求。


        (資料圖片)

        這一切都源于LOFTER在3月初上線的一款頭像生成器。通過這個功能,用戶可以使用關鍵詞來生成AI頭像。

        該功能上線后,立刻被平臺用戶聲討。上線當晚,LOFTER就緊急發布了《關于“老福鴿畫畫機”功能的說明》,提到“該功能訓練集來自于開源,沒有使用LOFTER用戶的作品數據,并明確注明不得用于商業用途”。

        隨后,LOFTER官方又發表聲明稱,如果該功能如確有侵權,每張圖片將賠償原作者一萬元。不過,聲明發布后,“頭像生成器”功能也被默默下架。

        3月10日,眼見控制不住平臺上反對AI的聲音,LOFTER再發布致歉信,并推出“創作者保護計劃”。

        這樣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,被平臺內外稱為LOFTER對用戶的“滑跪道歉”,但這一系列舉措也沒能阻止部分用戶的離去。

        當創作者的權益受到AI技術影響時,他們該如何保護自己的作品?UGC平臺在AIGC時代到來時如何順滑轉身?

        這些問題目前還沒有一個好的答案,但“反AI”的第一槍已經打響了。

        打響“反AI”第一槍

        反AI運動在LOFTER上已經不可忽視,甚至一度擴散到平臺外。“LOFTER平臺AI繪畫功能遭用戶質疑”的話題曾經登上微博熱搜,閱讀量一天內達到了9000萬。

        粉絲1.7萬的博主何綸,在LOFTER的最后一篇博文里寫到:“先跑路了,永遠不會支持AI和使用AI,非常失望?!比缓罅粝铝俗约旱奈⒉┵~號。

        按照同人圈的習慣,LOFTER上有一定粉絲量的博主被粉絲稱為“太太”。像何綸這樣為了抵制AI“銷號跑路”的“太太”不在少數,甚至激進一點的會刪除賬號所有作品,保守一點的也停止了在LOFTER更新作品。有用戶表示,自己關注的“太太”一夜之間有一半都離開了LOFTER。

        雖然LOFTER的官方自我介紹是網易旗下深受95后年輕人喜愛的泛興趣社區,聚集著8000萬興趣標簽,1300萬創作者。實際上,LOFTER更廣為人知的是國內最大的同人愛好者平臺。

        在同人圈,少數冷門的圈子的熱度就是靠零星的幾位“太太”撐起來的,甚至可以說“人在圈在,人走圈涼”。所以,在博主離開之后,不少的用戶也選擇轉移到其他平臺。

        留下的用戶當中,掀起了一場反AI運動,不少用戶發出帶有禁止AI的標志和“NO TO AI GENERATED IMAGES”反AI口號的博文,旗幟鮮明地反對LOFTER上線AI。

        在平臺的反AI標簽下,有人宣稱跟隨“太太”銷號跑路,并呼吁更多人轉到新平臺;有人要求平臺下架AI;有人甚至在微博、小紅書等社交平臺為LOFTER的競品引流。

        這些AI的反對者中,最激進的“移民派”直接化身互聯網移民,尋找下一個平臺,走之前再對LOFTER炮轟一番?!耙泼衽伞痹诒l之初聲音很大,但是因為很快就銷號了,影響力沒那么持久。

        用戶芙芙告訴《豹變》:“主流的訴求就是AI滾出LOFTER或者我滾出LOFTER,這兩種的訴求其實是一樣的,就是不希望自己所在的平臺有AI的存在,要么AI走,要么我走?!?/p>

        留在平臺的改革派則直接發表反AI的博文表明態度,或者介紹反AI工具,呼吁用戶在更多的平臺發布內容,給LOFTER施壓。

        關注了整個事件的用戶羅霞總結了“改革派”的訴求:“我看到的訴求主要是,首先要求LOFTER下架頭像生成器,其次要求LOFTER對可能存在的侵權行為(如將文章和畫作投喂AI)做出解釋并且道歉。第三,要求LOFTER保障用戶權益,正視用戶訴求,對以前以及現在的侵權行為和不良風氣進行整治。此外還有人借由此次事件抵制AI使用,認為AI會搶走很多人的飯碗?!?/p>

        不過,《豹變》詢問了多名參與抵制AI活動的用戶后,并沒有發現“頭像生成器”爬取LOFTER用戶作品的實例。

        羅霞也告訴《豹變》:“雖然多人表示在LOFTER的AI生成內容中找到了自己作品的痕跡,但目前都只是猜測,據我這幾天在各大平臺調查所知,LOFTER目前暫時沒有出現爬取作品的問題,至少在明面上沒有?!?/p>

        也就是說,這不是一場被侵權后的維權,而是對LOFTER上線AI的抵制,甚至是抵制AI技術本身。

        從“抄人”到“超人”

        對大多數人來說,AI生成文本、AI生成圖像的技術問世以后,帶來了很多便利和樂趣。

        但對于創作者來說,在還沒有享受到AI的便利之前,已經有人的權利被AI侵犯,尤其是畫師,他們與AI的恩怨由來已久。

        繪畫愛好者畢夏表示:“作為創作者,排斥的是AI對我們作品的不尊重,它完全沒有尊重我們這些人的著作權。AI繪畫把那些原畫作者的作品粘合在一起,通過吞下別人的作品出圖,卻對作者沒有絲毫補償?!?/p>

        畢夏所說的“吞”和“粘合”,指的是大部分AI繪畫技術需要投喂圖像內容以生成新圖像,早期的AI繪畫技術,甚至會把原圖的某些元素直接搬到生成的新圖像中。

        據了解,常見的技術,比如生成對抗網絡(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, 簡稱GAN)、自動編碼器(Autoencoder)、變分自動編碼器(Variational Autoencoder),都需要輸入圖像投喂。

        理論上所有投喂數據都是網絡上的公開內容,但是畫師在社交平臺發布的作品很難保證不被粉絲搬運到其他平臺,所以總有畫師認為AI繪圖的作品中有自己作品的影子,卻無法維權。

        目前,經過投喂的AI生成作品版權歸屬還未形成定論,生成平臺對于生成的AI畫作版權的歸屬不盡相同。

        一位通過AI生成作品的AI畫師對《豹變》表示:“如今大部分直接使用開源模型的平臺可能做不到擁有完整版權,而國內有自研能力的平臺,比如Tiamat,就規定完整版權歸屬于平臺方和創作者本人,且可以商用?!?/p>

        但這也只是平臺的版權界定,在法律上,如何判定版權歸屬尚不明晰,加上風格上的侵權非常難以取證,同人作品本來就處于版權的灰色地帶,對版權的維護能力最弱。

        芙芙告訴《豹變》,LOFTER上線AI引發爭論還有一個原因:在部分用戶眼里,LOFTER有爬取用戶文章的前科。

        她表示:“LOFTER大概是2020年還是2021年就有AI寫作的工具了。雖然不清楚它具體是怎么抓取用戶的文章的,但是可以很確定它確實是在融梗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個AI生成的段子涉及具體的數字,里面的數字和我寫的段子的數字一模一樣,搞笑的是那個數字其實是一個有特殊意義的代號,AI顯然沒理解,直接照搬了?!?/p>

        不少認為自己作品被爬取的作者,在微博等平臺自我維權,甚至在微博建立了LOFTER受害者聯盟。

        芙芙提到,LOFTER上線的AI寫作工具,曾經把某個用戶在自己的文章里寫的致謝都扒下來了。

        目前OpenAI的圖像生成技術DALL-E輸出內容時已經不需要再投喂圖像,只根據文本就能生成任何圖像。如果類似技術得到大范圍應用,AI生成的圖像將找不到原圖的元素。

        但是,此項技術在AI模型訓練時需要使用大量數據和內容,這些數據和內容可能來自互聯網,也就是說,在訓練過程中可能有畫師的作品被投喂。

        從技術的角度,未來AI是否“抄人”的界定會越來越難,畫師受到威脅也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最近,Midjourney的繪畫能力在網絡引起熱議,從網絡上流傳的Midjourney作品來看,已經超過大部分人類畫師,且風格可變,難以看出爬取人類作品痕跡。

        AI即將完成“抄人”到“超人”的轉變,這也是畫師們的恐懼來源。

        核心用戶被冒犯之后

        在LOFTER官方博客上,排在最新的三篇分別是《LOFTER創作者保護計劃》《關于LOFTER“頭像生成器”引發爭議的說明》《關于“老福鴿畫畫機”功能說明》。

        盡管LOFTER保證將嚴厲打擊任何侵權行為,并會提供各項反AI惡意爬取的手段,但聲明下的1萬多條評論中,大部分都是對LOFTER的冷嘲熱諷,甚至直接開罵。一方面是官方敢于直接放出真實評論的坦誠,另一方面是用戶反響之激烈。

        LOFTER用戶的激烈反應可能是對平臺的愛之深責之切,有不少用戶也提到,老福特是最不應該推廣AI生成技術的。

        用戶蘑菇頭表示:“LOFTER是同人創作平臺,它靠同人創作起家,但卻率先背叛了我們。它用情懷欺騙我們?!边@代表了反AI用戶的普遍心態。

        如果把“UGC平臺的某種亞文化愛好者用戶占比”視為平臺的核心用戶濃度,現在的UGC平臺核心用戶濃度排名大約是LOFTER>B站>小紅書>抖音、快手。

        核心用戶濃度高讓LOFTER的用戶粘性很強,在過去多年,面對微博、TagTree、糧倉、愛發電等對手,LOFTER仍保持絕對統治地位。

        但這也給平臺帶來許多隱形的禁忌,平臺政策一旦觸及到核心用戶的利益,引起的反噬也最為強烈,類似B站當年擴圈,也激起不少“B站”要完的聲音。

        而對于引入AI技術這件事,抖音、快手早早就有AI生成音頻的電影剪輯手,成就了“電子榨菜”,也給平臺帶來不少流量。小紅書上有認證的AI畫師,B站上不管是AI生成視頻的教程,還是AI繪畫的二次元人物,沒有引起轟動,也沒有太大的反對聲音。

        對于平臺來說,入局AIGC技術,等于給下一個時代投資。行業內普遍認為PGC與UGC模式始終受到規模、質量和成本的制約。而AIGC則具有生成內容規模大、質量高、單位成本低的優勢,將會成為下個時代主要內容生成模式。

        只是引入AI技術的操作如果不順滑,必將引起核心用戶的強烈反抗。

        LOFTER此前曾推出過CP生成器,從用戶最喜愛的嗑CP入手,只要輸入名字就能生成CP文。此舉也被部分同人作者吐槽過內容似曾相識。后來LOFTER從小紅書等平臺引入了AI畫師,也引起一波討論和抵制。

        有不少用戶提到,此次反AI運動的爆發可能是以往對平臺運營的不滿積攢導致的。但對平臺來說,一場核心用戶的逃跑計劃難以產生太大影響。

        芙芙告訴《豹變》:“LOFTER以前也出現過影響惡劣的事件,但是不妨礙它的用戶還是在增長的,究其原因是LOFTER的競品太少了,除非是從上而下地被封殺,否則很難被用戶自發地淘汰掉?!?/p>

        從遷移到其他平臺的用戶反響來看,LOFTER的競品平臺們沉淀不夠,體驗并不好。

        “移民派”蘇蘇告訴《豹變》:“我現在用TagTree和Inner,TagTree審核比較麻煩,Inner用戶太少了。也有朋友在用飛鴿,但據說飛鴿分區比較混亂。這些平臺可能還需要一些成長時間?!?/p>

        實際上,許多UGC平臺都經歷了通過核心用戶建立影響力,然后“破圈”吸引新流量的發展過程。在這個過程中,核心用戶占比被稀釋時有發生,只要能換回數量可觀的新用戶,UGC平臺“冒犯”核心用戶的操作就不會停止。

        蘇蘇表示:“我知道AI將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,但不可否認,正是因為創作者們的抵制,老福特才意識到自己的傲慢,不論它是否真心要改,是一個好的開端?!?/p>

        “如何處理和AI的關系”這個被無數科幻片討論過的議題,好像已經來到了需要認真思考的時間點。一場亞文化圈子的抵制AI運動,或許是這種思考的開始。

        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人物為化名)

    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豹變(ID:baobiannews),作者:宋子豪,編輯:劉楊

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版權聲明:
            凡注明來網絡消費網的作品,版權均屬網絡消費網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源:網絡消費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    除來源署名為網絡消費網稿件外,其他所轉載內容之原創性、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。
        熱文

        網站首頁 |網站簡介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業務 | 投稿信箱
         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www.carlevangelist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 

        中國網絡消費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     

        聯系郵箱:920 891 263@qq.com

        備案號:京ICP備2022016840號-15

        營業執照公示信息

        欧美freesex黑人又粗又大_丝瓜app下载网址进入安卓免费_久久精品欧美日韩精品_白袜男高中生gay资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