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ig id="wlnl9"></big>
      2. <track id="wlnl9"><strike id="wlnl9"><tt id="wlnl9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<p id="wlnl9"><del id="wlnl9"></del></p>
        <td id="wlnl9"></td>
        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 >  科技 > > 正文
        天天新資訊:你現在聽(tīng)的歌很可能是AI唱的
        時(shí)間:2023-03-29 22:01:46

        犀牛娛樂(lè )原創(chuàng )


        (資料圖片僅供參考)

        文|方正編輯|樸芳

        可能音樂(lè )產(chǎn)業(yè)真要變天了。

        最近,金曲歌后、知名音樂(lè )制作人陳珊妮在微博自曝,其于白色情人節(3月14日)發(fā)行的新歌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,實(shí)則由她指導其AI模型所唱(EP封面也由AI生成)。而此前,沒(méi)人懷疑那不是出自陳珊妮的歌喉。

        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由AI生成的EP封面

        該事件意味著(zhù),“公主”陳珊妮用一種類(lèi)似行為藝術(shù)的發(fā)歌方式,讓AI的歌聲成功騙過(guò)她所有聽(tīng)眾、歌迷乃至母帶錄音師的耳朵。這令行業(yè)內外震驚之余,催使我們所有人思考AI對音樂(lè )人及音樂(lè )產(chǎn)業(yè)的深度影響。

        自今年ChatGPT爆火以來(lái),有關(guān)AI會(huì )否全面取代音樂(lè )人的討論就此起彼伏。上個(gè)月劉柏辛Lexie在B站展示用ChatGPT創(chuàng )作《傷心草莓》的全流程后,更有網(wǎng)友留言“林夕們失業(yè)了”、“還要什么周杰倫”……

        但從應用層面看,談取不取代還為時(shí)尚早,如今AI更多時(shí)候是作為音樂(lè )人的輔助工具助其創(chuàng )作。而陳珊妮此次也借發(fā)歌表達樂(lè )觀(guān)態(tài)度:“音樂(lè )制作人的工作是無(wú)法被取代的。AI vocal要怎么唱,能唱得多好,終究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音樂(lè )制作人,以人類(lèi)的美學(xué)和經(jīng)驗去引導AI?!?/p>

        而圍繞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、AI陳珊妮以及最新AI技術(shù)引發(fā)的種種思考,或可指引我們窺見(jiàn)今后音樂(lè )產(chǎn)業(yè)可能的進(jìn)化方向。

        “AI陳珊妮”騙過(guò)所有人

        樂(lè )壇巨變來(lái)了?

        AI陳珊妮帶給我們太多思考。

        要知道,在此之前,公眾對AI唱歌的印象還停留在初音未來(lái)等初代虛擬歌手。而AI在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里展現出的對陳珊妮人聲細膩度、情感性的極致還原,有一種“恐怖谷效應”的科幻驚悚內味兒。

        在陳珊妮揭示真相的那條微博里,作為新EP的音樂(lè )制作人,她詳細分享了她如何與技術(shù)團隊AL Labs合作,反復調教AI模型唱歌,從而打磨出一首以假亂真成品的全過(guò)程。

        她的分享昭示了如今AI演唱技術(shù)進(jìn)化到了何種程度。比如,其實(shí)音樂(lè )制作人需要用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反復摳AI的唱法、吐字、呼吸和尾音處理等細節,但AI之于人類(lèi)最大的生理優(yōu)勢是“不會(huì )累”,以至于它可以不眠不休地反復練唱。

        再者,在請Musa明馬丁鋪排好鋼琴編曲后,陳珊妮還指導AI依照Musa的鋼琴彈法優(yōu)化演唱節奏,并完成了歌曲所有和聲部分的演唱。換言之,陳珊妮做到了她所預想的,在不借助任何Auto-tune等輔助音準軟件的情況下,保證每一個(gè)音、呼吸、和聲都是全AI演唱的結果。

        這個(gè)制作過(guò)程啟發(fā)了我們很多思考。

        首先,我們可以判定,現階段的AI還不可能取代音樂(lè )人、尤其是音樂(lè )制作人。正如陳珊妮所言,“要如何將AI升華到情感面,終究需要制作人的能力,以及對音樂(lè )的想象力”。而即便不談情感層面,目前的AI還需要長(cháng)時(shí)間練唱才能產(chǎn)出優(yōu)秀成品,與成熟的人類(lèi)歌者尚有差距。

        再者,陳珊妮肯定“人類(lèi)的思考和意志”之同時(shí),也隱含些許擔憂(yōu)地提出問(wèn)題:如果AI已經(jīng)能模擬原唱的一切,那么原唱歌手的價(jià)值會(huì )是什么?

        這個(gè)問(wèn)題就讓犀牛君聯(lián)想到最近在社交平臺聽(tīng)到的大量“AI仿作”。最近在B站、小紅書(shū)等平臺上,我們會(huì )看到很多博主用AI合成明星聲音發(fā)布的“作品”,比如AI周杰倫版的《說(shuō)愛(ài)你》、用范特西時(shí)代的AI周杰倫唱《烏梅子醬》等,那種以假亂真的程度估計連杰倫本人聽(tīng)了都會(huì )沉默。

        而就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而言,如果陳珊妮不點(diǎn)破,歌迷們其實(shí)完全沒(méi)有意識到這首歌有哪里不對勁。老粉們也只是聽(tīng)出公主的嗓音似有“回春”跡象,但壓根沒(méi)人看出詞作者周耀輝用“學(xué)會(huì )愛(ài)人”隱喻“AI學(xué)習唱歌”的隱含義。

        由此推到極致,倘若今后AI生成技術(shù)真的可以實(shí)現100%模仿歌手音色,由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出的作品會(huì )否構成侵權、原唱歌手要怎么自證自己的作品價(jià)值,這都是從業(yè)者在當下就需要開(kāi)始思考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AI時(shí)代,音樂(lè )人何去何從

        音樂(lè )人該怎么應對AI時(shí)代?

        由AI陳珊妮事件我們可以看到,現階段的AI要演唱或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作品,它需要在音樂(lè )制作人的長(cháng)時(shí)間訓練、調教下才可做到。至于取代人類(lèi)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這事,仍然是個(gè)天方夜譚。

        樂(lè )觀(guān)來(lái)說(shuō),與其擔憂(yōu)AI顛覆行業(yè),音樂(lè )人不如學(xué)習陳珊妮的做法,把AI技術(shù)拿來(lái)“為我所用”,把AI用作輔助工具來(lái)幫助自己提高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效率。

        可以說(shuō),目前在生產(chǎn)一首歌的所有制作流程里,音樂(lè )人都可以借用到AI技術(shù)。比如,在作曲環(huán)節,如今各大科技公司都開(kāi)發(fā)了諸多AI作曲軟件(谷歌的MusicLM、OPenAI的Jukebox等),借由哼唱生成高精準度的旋律,能輔助作曲人寫(xiě)出走向更順暢的旋律。

        在作詞這塊,如今我們已充分見(jiàn)識到ChatGPT的文字創(chuàng )作功力,盡管AI目前在文字美感、情緒傳遞、思想表達上與人類(lèi)詞作者的差距還很大,但借助AI很快速地生成歌詞大綱,可結構性地幫助詞作者梳理寫(xiě)作思路。

        在制作歌曲封面、海報等方面,AI的加持作用也不可小覷,畢竟我們最近就在社交平臺切實(shí)見(jiàn)證了AI繪畫(huà)技術(shù)的飛速進(jìn)步。就這次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封面而言,它的藝術(shù)感令專(zhuān)業(yè)歌迷都沒(méi)看出AI與真人設計的差別。

        而即便到了最終的音樂(lè )發(fā)行及宣發(fā)環(huán)節,AI對于做新專(zhuān)輯概念企劃、撰寫(xiě)宣傳文案、起草歌曲營(yíng)銷(xiāo)傳播方案等也都能有所助力,至少目前的ChatGPT就能輕松做到。

        由此來(lái)看,AI可對音樂(lè )制作的幾乎所有生產(chǎn)環(huán)節提供助力,如果談替代的話(huà),它也許會(huì )對行業(yè)里從事簡(jiǎn)單重復工作的人造成沖擊。但對于形成了自我風(fēng)格的藝術(shù)家而言,用AI輔助提升創(chuàng )作效率后,他們反倒能留出更多精力去探索前沿音樂(lè )藝術(shù)的想象力邊界(這恰是AI不可能替代的部分)。

        回到文初,從某種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陳珊妮指導AI唱《教我如何做你的愛(ài)人》這件事本身,就昭示了AI暫時(shí)并不具備音樂(lè )人最寶貴的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造力。至于今后AI是否還需要人類(lèi)藝術(shù)家去引領(lǐng),目前我們尚且無(wú)法做出回答。

        不過(guò),AI陳珊妮令我們感到有些恐慌的是,它似乎反駁了過(guò)往很多人認為AI作品無(wú)法生發(fā)出人類(lèi)情感的觀(guān)點(diǎn)。事實(shí)上,陳珊妮似乎用行動(dòng)證明了,經(jīng)由訓練后的AI演唱能夠在聽(tīng)感上帶動(dòng)聽(tīng)眾產(chǎn)生情感波動(dòng)。

        當然,陳珊妮也在最近的采訪(fǎng)里指出,關(guān)于“你認為AI有情感嗎?”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答案要問(wèn)聽(tīng)者自己,聽(tīng)者們認為AI的演唱有沒(méi)有情感才是重點(diǎn),而她并沒(méi)有在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上給出肯定回答。

        至于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這塊,關(guān)于A(yíng)I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能力上限的大討論,兩年前就進(jìn)行過(guò)一輪。2021年10月,貝多芬管弦樂(lè )團演出了由AI續寫(xiě)的貝多芬未竟之作《第十交響曲》,當時(shí)業(yè)界人士就紛紛慨嘆AI將徹底顛覆音樂(lè )產(chǎn)業(yè)。

        但兩年過(guò)去,AI作曲對行業(yè)的顛覆這件事并未發(fā)生。究其原因,我們看到AI技術(shù)確實(shí)可以在旋律創(chuàng )作上做到工整、精確,但過(guò)分完美無(wú)暇的旋律,反倒少了很多可供咂摸的人味兒和想象空間。

        所以說(shuō),為什么“斷臂的維納斯”是載入人類(lèi)歷史的藝術(shù)品,因為會(huì )出錯、有缺憾的普通人類(lèi)才賦予藝術(shù)以生命。這道理,恐怕AI永遠不會(huì )明白。

        關(guān)鍵詞:

        版權聲明:
            凡注明來(lái)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的作品,版權均屬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所有,未經(jīng)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            除來(lái)源署名為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稿件外,其他所轉載內容之原創(chuàng )性、真實(shí)性、完整性、及時(shí)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(shí)。
        熱文

       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|網(wǎng)站簡(jiǎn)介 | 關(guān)于我們 | 廣告業(yè)務(wù) | 投稿信箱
         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www.carlevangelist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 

        中國網(wǎng)絡(luò )消費網(wǎng) 版權所有 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     

        聯(lián)系郵箱:920 891 263@qq.com

        備案號:京ICP備2022016840號-15

        營(yíng)業(yè)執照公示信息

        欧美freesex黑人又粗又大_丝瓜app下载网址进入安卓免费_久久精品欧美日韩精品_白袜男高中生gay资源